<tbody id='9h4ff3rw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gffhsugw'></small><noframes id='36g33ooo'>

  • 10 2020-10

    那年的那件事

    责任编辑:春蝶  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    多年来压在我心头一件事,一想起就不安。 家乡有一个村有十几户人家,住在家乡最高山上,不通公路,不通电。 最差的是全村没有干净的水,全村共用一个水塘,水塘水是下雨的积水。 九三年我在家乡信用社上班,当时县联社响应县政府包村的号召,也就是说每个乡信用社可以除在信贷投放上倾斜外,还可以给予物资方面的支助。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后,我立即想到了这个最高最远的村。 经过同事们讨论,大家一致同意支助这个村。 于是我逢场时找人联系了村上的支书(实际上支书、村长、文书、组长是一个人担任)来谈这事。 支书姓云,下个逢场天云支书下山来与我交流。 通过了解才知修路和架电都不现实,但解决好一个水塘是最可行的,只需要二吨水泥就够。 我也告诉他,我们可以解决这个事。 为了实地了解真实情况,我们约定几天后上山。 这个村叫蔡山岭,海拔高度1300多米,为本乡最高。 听说我要去,信用社所在的村支书乐意陪我去看看,他姓颉。 上山路很陡,乡政府海拔800多米,到该村垂直高度近500米,所以路在石壁上钭钭地上,有的地方只能放下一只脚。 路在裸露的树根上和草上过,很滑。 同路的还有一位在乡中心学校教书的郑老师,他家也住在这村。 知道我们去,他自告奋勇说为我们带路。 越是远离人群的村民越纯朴,越厚道。 心中无杂念,一心向善。 郑老师一路不停地提醒我们脚要踏稳再走,慢慢走,路还远。 看好路面,草上滑甭踩。 爬了一段长长的陡崖后,路边有一个长小石台。 我们边擦汗边歇气。 他说我们村人少地多,包谷、洋芋每年收的多,每年都吃不完。 有的人家屋里还有三年前的包谷呢,不过这些基本上都喂猪了。 喂的猪一头400多斤,四指厚的膘。 除了粮食运不下山变成钱,买猪的也怕来。 我问,每年有人来买猪不?” 他说,有哇!买猪的也没好办法,路太陡,不好运。 每次来买,也没法过秤,也没有这么大的秤,就估计斤头。 谈好了价钱,卖猪的人家烧水、杀猪,砍成几十斤重的肉块。 然后请几个人背下山,才算完事。 ” "那背到山下的运输费是多少钱?来回要一天时间吧。 " 他笑了一下说,哪里还要钱呀,山上人有的是气力,谁不给谁帮个忙呢。 ” 我和同去的颉支书互相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。 走走歇歇,走了4个多小时,看见第一户山林中的人家。 这时,地势平缓很多,由于山林树木极广,看不远。 他指着林间浓浓的炊烟告诉我们,只要冒烟地方就是一户人家。 山上雾多,一丝丝雾罩在树林上,太阳出来,雾又不见了,只看见近处树叶尖吊着透明的水珠。 万木寂静,像一幅巨大的油彩画。 住在城中的人时间久了,慢慢的一种病态初中英语美文,动辄叫累,叫人间不值得。 尤以没有承担责任的年轻人为最,仿佛世间的苦他都尝试过初中英语美文,仿佛世间所有的人和事都该为他们让路。 他们知道的太少,而又索取太多。 一旦达不成心愿,戾。 受点儿委屈,就谈世界薄凉。 我们就不懂,他们的底气来自哪里,凭什么就该被宠爱? 在福中不知感恩戴德活,城中不知艰辛劳苦,对世间的认知来自零碎的信息,竟敢叹,竟敢喊路艰难困苦。 不说大了,与这山上村民比较,他们那点不痛不恙的事算什么狗屁事? 山上人家居住并不集中,分散在小山坡山弯里。 郑老师把我们领到一家门前。 一排土木结构五间正房,左边连接猪圈、鸡圈、牛圈。 右边转角房连接一间住房,成尺子拐型。 这种建房在乡村极普遍,只是这家正房多,应该是较富的户。 院坝里人多,云支书早在路边等我们,并介绍主家姓龙。 龙主家说话鼻音重,握手后连说到屋里坐屋里坐。 原以为龙家在办什么喜事,坐下后才知道因为我们今天要来,村上人很多家都来了人。 顿时,我浑身一热。 雾气重新浓罩而来,在房前屋后,天色过早地暗了下来。 屋里围在蜂窝煤炉子坐满了人,这炉子本来是放煤块,但无法运输上来。 主家就把碗口粗的硬木柴锯成统一尺寸,整整齐齐堆在屋外,放入炉子长短刚刚好。 改装的大肚子炉子火势极好,人们一退再退,围坐的圈很大,屋里很暖和。 山上树密雾多湿气大,每家都有常年烤火习惯。 不通电,夜里用煤油灯照明或者是蜡烛。 很早些年是用树林中的松树(结疤处有油脂)块和桐子油(一种能炸油的树上结的果子)点亮。 而今天却是电灯在亮,让我们很惊奇。 云支书介绍说,龙家买了个柴油发电机,有贵重客人来了就自己发电,煤油灯怕我们不习惯。 山上一年四季来的人很少,上山太不方便了。 这么多年虽然信用社的人没来过,但我们村上的人都讲信用,我们贷款该交利息从来没人拖欠过。 你是我知道的第一个到村上来看我们的主任,我们都高兴你来这儿。 屋里静静地,只有云支书一个人在说话。 屋外发电机突突突均匀地响着,我心跳地却不均匀。 炉子里火很大,炉铁倒的(用模型铸就成几块,然后拼装而成的),火把铁炉肚子烧的通红。 茶壶一直冒着热气,水开了一壶又一壶。 支书说了水塘的事,明天吃了早饭再去看,不着急。 并告诉大家,信用社支助我们整好用水的塘子,以后下雨天再也不用吃浑泥巴汤了。 信用社是我们的大恩人,祖祖辈辈吃不干净的水,就结束了,我们要感谢信用社。 今后交利息甭等人家通知了,哪家赶场都相互给带上交了(当年结算利息是一年一结)。 云支书请我说几句,屋里坐的人,门口站的人都在鼓掌。 我说,我来这儿替历届我们乡信用社工作的人道个谦,对不起,我们来的时候太少了,以后会常来走走。 二是想说今后凡是需要信用社存款的,货款的,我们保证做到先办你们村的。 还有除了工作上的事,私人的事只要是我们能办的都可以找我们,比如找个瓶瓶打醋灌油的,背的东西寄存的都可以找我们。 三是一定把村上水塘子需要的二吨水泥弄到位,把水池子彻底整好…… 我不记得还说了些啥,只是记得龙主家在掌声里喊饭好了,边吃边说,肯定饿了,走了这么远的路。 颉支书也很激动,那天晚上我们都喝了很多酒,大家都来和我们碰杯。 后来听云支书说,你们这些没倒酒的人甭再给敬酒了!他们几个有点高了。 龙ⅩX,他们的歇房(睡房)铺盖换的新的吧? 早上渴醒来时,头又大又重。 洗了脸坐桌吃饭,才知道已时十点钟了。 村上几人陪着我们一路七八人去看那个水塘子。 一个很大的水塘在坦弯草坪里,大水塘下隔不离有个小水塘。 两个水塘边没有树没有石头,今天水没满塘,塘边露出大截黄泥,黄泥沿是成片的草。 水上面零星几片小叶,由于水不清不知道多深。 灰黄色的水质,看不见底。 云支书说大塘是人吃的水,小塘是牛喝的水。 记得另一个乡(也是一个缺水的村子)的大水坑(也叫水窖,就是大一点的水井),坑内是用石块镶嵌起来的,边上还有到底的台阶,下到最深的小水井口边。 整个看起来像个大大的水缸,感觉干净些。 这儿水塘无遮无挡,风过雨过,叶过灰过,确实很不好。 如果用石头加水泥坐(码成墙壁)个水池子,解决的不是水井的小事,而是人的心病。 大家站在水塘边讨论用料、人力、时间,人人都很兴奋,包括同去的颉支书和郑老师。 颉支书脸色从昨晚开始一直泛着光,好像和我一样在办一件前无古人的大事。 一切都很好,单等回去。 始料未及和出乎意料总在人们极度开心的时候光临,下山后我接到(那时只有坐机)通知初中英语美文,取消各信用社支助项目,由县联社统一使用…… 我怒气甩了坐机,坐上班车赶到片区中心机构找领导。 领导听我恨声恨气讲完经过,并听完我以辞去主任要挟的狠话。 未了说,理解你的难处…… 我怒气冲冲返回,一连几天气的吃不下饭。 冷静后才想,为什么没有成功说服领导(如今,我依然认为这二吨水泥并不困难,那时信用社就可以正常列支一些费用,中心领导是可以审批的)。 现在回想起来,我根本就没有完全说明这件事的重要性,以及这件事不成功会对我们单位,对蔡山岭村村民伤害有多大。 是不是考虑另外解决的途径,事情真实存在而的社会效应有多大。 只是一味地发脾气,控制不住地发牢骚。 年轻不成熟,不理智。 领导为什么要面对一个讲不透彻原因的人解决问题呢? 后来,我迅速通知了云支书这件事,当我面对那个充满希望的眼睛,慢慢的变成了失望,我痛心疾首。 只是不停地说对不起。 支书说,理解你的难处,没事没事。 当我愤愤不平把这件事告诉颉支书,他静静听完我找领导的经过,他什么也没有说(他比我年长二十岁)。 过去多年,我们依然常在一起,但这道伤疤,他再也没有提起过。 内心愧疚长时间压着我,每到逢场天我就等在单位门口,看见那个村上的人就去解释道谦,但我总会听到他们说不怪你,不怪你,莫事。 后来,领导也没让我辞去职务(我想,大约从那时起,他就看清了我的浅薄了吧)。 我只好坚持该村村民办事优先的原则,虽然他们没人责备我,但内疚感沉甸甸压在心头,以致让我后来怕见该村的村民。 一年后,我调离家乡,负疚感才略有好转,但始终未消。 如今,山上村民全部搬迁到镇所在地,他们都以经商为业或外出务。 但那年的事却没有因他们环境变化而让我得以解脱。 也许他们早已忘却了,但我却始终至今都没有翻过了这道坎。 假若时间可以倒流日记,或许事情可以办成,或者不会先承诺再办事,让尴尬局面出现。 时间无情不会让我重新来过。 但因这件事让我知道,事不会按自己所期望那样发展,更明白发脾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 所有的过往都会记录一个的成败,也会教会我们重新调整自己的处事方法。 愿家乡越来越好,更愿走下山来的他们越来越好。 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菊花的美文 摘抄美文100字 广播站美文推荐 初中英语美文

    <small id='45r58lkp'></small><noframes id='yxtmuccg'>

      <tbody id='lmlogs9e'></tbody>

      <tbody id='adxol6qp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uu4gt5w3'></small><noframes id='w71dinzt'>